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我真不是魔神_ 第三百八十五章 寒衣节-

时间:2021-07-08 16:1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瞎眼的韭菜小说我真不是魔神 第三百八十五章 寒衣节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尊敬的灵平安公子:帝国退伍军人事务管理局,感谢您对国家退伍军人的贡献!您所捐赠的款项,已经进入联邦帝国退伍军人安置与赡养专用账户,您可以登录联邦帝国退伍军人事务管理局官方网站,实时跟踪并查询您的捐款用途与明细……”

    “祝公子寒衣节愉快!”

    看着刚刚发到手机上的短信。

    灵平安挠了挠头:“时间居然过的这么快……”

    今天是十月一号,寒衣节。

    而老灵家的传统是,每年寒衣节,将一年的田租和土地产出的一半,定向捐给联邦帝国退伍军人事务管理局。

    这是当初那位从南周退伍归来的祖先定下来的规矩。

    对此,灵平安没有意见。

    因为他是君子。

    君子不言利,所以钱是王八蛋!

    而灵平安之前,就更没有人在乎了。

    因为灵家祖祖辈辈都是高级知识分子!

    也就是到灵平安这一代,因为数学、物理、化学的拉胯,才终结了这个记录。

    而高级知识分子,是享受国家津贴的。

    就算他们兜里一个铜板也没有了,也可以衣食无忧。

    灵平安翘起二郎腿,靠在椅背上。

    “寒衣节……”他想着:“准备买点纸衣、纸被,去烧给爹妈吧……”

    寒衣节,是联邦帝国很重要的节日。

    太祖建国后,就下诏定其为‘阵亡烈士/殉职功臣纪念日’。

    每年,官方都要举行盛大的祭奠仪式。

    民间就更热闹了。

    家家户户都会出门去祭祖!

    说走就走,灵平安站起身来,带上钥匙。

    然后对自己的宠物一招手,小家伙从柜台上一跃而起,跳到他面前:“走喽!”

    灵平安施施然的走出大门,将卷闸门拉下来,上锁。

    街巷的店铺,基本都关门了。

    大家都出门去祭祖了。

    灵平安抱起自己的猫,走到街口的一个寿衣店。

    “杨叔……”他对着一个正在店里面,背着身子,正在摆弄着纸衣的老伯喊了一声:“麻烦您给准备几套情侣装……再来一套鸳鸯被……此外,天地银行发行的纸币来上几扎!”

    “好呢!”背着身子的老人,转过身来,笑意盈盈的点点头。

    他驮着背,走到货架里,很快就替灵平安将东西都准备好。

    接着,他将纸衣、纸被,统统包进一个纸包里,盖上封条。

    然后又将几叠厚厚的,印刷非常精美的天地银行的万元大钞,用一个袋子装起来。

    “多少钱?”灵平安问道。

    “一百!”老人呵呵笑着。

    灵平安点点头,拿出手机一扫,完成支付,然后提着这些东西,走到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师傅,江城市联邦帝国功勋人员公墓!谢谢!”

    司机师傅闻言笑了一声:“好呢!”她将表打起来:“江城市联邦帝国功勋人员公墓……”

    忽地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回过头来,看向灵平安:“公子是功臣后人?”

    灵平安点点头。

    司机师傅肃然起敬:“感谢公子的付出和贡献!”

    灵平安呵呵的笑了笑,就听司机师傅说道:“公子? 今天江城市的各个机构,都在陵园组织祭奠呢!”

    “好多大人物去了!”

    “听说,连广南总督和广南卿大夫议会的议长也来了!”

    “这么大阵仗?”灵平安眉毛挑了挑。

    “可不是!”司机师傅不愧是百事通,他悄咪咪的说道:“我听说啊? 是咱们江城市的功臣后人里面,出了真龙!”

    “这些家伙? 都在上赶着来当‘孝子’呢……呵呵……”

    灵平安听着,也是笑了起来。

    不过? 这世界就是如此。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过去如此? 现在如此? 将来恐怕也会如此。

    不过,灵平安好奇起来,问道:“咱们江城市出了什么大人物?”

    “那就不知道了……”司机师傅说道:“兴许……大抵是某位功臣后人,进入了大选后的内阁大臣推荐名单?”

    “难怪!”灵平安点点头。

    内阁大臣……

    那可是重权在握的大人物!

    哪怕只是进入提名推荐名单,也是了不得的事情。

    下面的人听到风声,提前烧冷灶? 完全可以理解。

    ……………………………………

    江城市功勋人员公墓。

    盛大的祭奠? 正在公墓中央的‘联邦帝国功勋烈士纪念碑’前举行。

    数百名官员、贵族及工商业代表? 人人身穿素衣? 脱帽低头? 面朝着高高的纪念碑,默哀致敬。

    一位已经退休的老大学士,在纪念碑前,巍颤颤的拿着一页纸,念诵着祭文。

    在他抑扬顿挫的念诵中。

    一声声礼炮轰鸣。

    衣着笔挺的军人,抬着一个个花圈,敬献到纪念碑。

    然后鞠躬敬礼,转身后退。

    何柔柔站在人群的末尾,她低着头,穿着素白的衣裙,戴着一朵小小的白花。

    即使如此,她的光彩,也依旧难以遮掩。

    哪怕是在这样的场合,也依旧有人忍不住的回头。

    “那是谁?”

    “听说是狮城来的……”

    “三佛齐啊?”

    “对……”

    在这些窃窃私语中,何柔柔一动不动。

    她知道,这样的场合是肃穆的。

    特别是对她这样的人来说,是不可以出错的。

    因为,就在人群之前,黑衣卫的将军,也在肃穆默哀。

    那是真正的强者。

    哪怕隔着数十步之远,何柔柔也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位将军身上滂湃的灵能,宛如大海一样浩瀚与深邃。

    只是感受着,何柔柔就仿佛面对高山,仰望星河。

    生出可望而不可及的感觉。

    这就是世界上超凡者中的最强者。

    黑衣卫的将军。

    一人就可以镇压一国的绝世强者!

    感受着他的威势,何柔柔心中暗暗一叹:“果然是名不虚传!”

    她已经接触过两位黑衣卫将军。

    上次那位司徒贺,让她如同直面深渊,不可窥伺。

    而这一位,则渊若大海,无可估量!

    而这,仅仅是他们在平时的状态。

    处于放松状态下的模样。

    一旦动手,全力以赴……

    恐怕即使是那些神明意识全力出手,也不可能战胜这样的人类。

    因他们已经站在人和神之间的分界线上。

    “难怪黑衣卫,能够让这偌大的国家与天下的神明束手,妖魔称臣……”

    她感叹着。

    将头深深的低下。

    …………………………………………

    出租车很快抵达了陵园前的广场。

    灵平安靠边下车,用手机支付了车资,然后抱着自己的宠物,提着今天的祭品,走了过去。

    广场上,停满了各种豪车。

    虽然灵平安一辆也不认识,更分不清那些花里胡哨的车标。

    但他知道,这些豪车,每一辆恐怕都是几百万以上的限量款。

    “小小江城……有钱人真多……”他摇着头感慨着。

    继续向前,陵园前面的停车场,停满了国家公务用车。

    灵平安走到门口,拿出自己的证件,验证之后,顺利进入陵园内部。

    沿着旧年祭奠的路,他顺利的走到了自己的父母坟茔之前。

    照例,今年已经有国家工作人员来祭奠过了。

    坟茔前,留着焚烧过的纸灰。

    灵平安将自己的宠物,放到坟茔旁的小道上,然后拿起放在坟茔旁的一个工具,清理了一下。

    接着,他才坐到坟茔前,看着自己父母模糊的遗照。

    “爹……娘……”他用自己带来的酒,敬了两位老人一杯:“我又来看你们了……”

    “今天是寒衣节,我担心你们在下面没新衣服穿,没新被子盖……”

    “就给二老带了一些……”

    他拿起那个纸包,放到坟茔前,说道:“看到没有……这里面可是最新潮的情侣服和鸳鸯被!”

    说着,他拿起打火机,点燃纸包。

    火焰升腾起来,烟雾缭绕。

    喵呜!

    在路边的小猫轻轻叫着。

    灵平安看了它一眼,呵呵的笑起来,接着和自己的父母唠叨起来:“二老啊……我做生意很失败……”

    “好久没客人了……”

    “写书呢……好像成绩也一般……”

    上次试水推下来,一共涨了800不到的收藏。

    这个星期,干脆是裸奔。

    他理解,网站嘛肯定是要效益的。

    他也习惯了。

    反正,写书是兴趣嘛。

    在父母陵前,他打开了话匣子:“再过两个星期呢,我得去帝都了……”

    “二老也知道……我有脸盲症……真的分不清美丑……”

    “但……这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实在不行,我大概可能或许会凑合一下!”

    人生在世,诸多不如意。

    即使是灵平安推崇的李太白、陶渊明,也是如此。

    太白先生,明朝散发弄扁舟,潇洒之余,却也不得不给人当幕僚,千金散去还复来,却也不免常常要为自己囊中羞涩的钱包头疼。

    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想要避入桃花源,寻找自己的理想国,写下归去来兮辞,但终究还是不得不面对现实的柴米油盐酱醋茶。

    灵平安哪能例外?

    他也例外不了。

    这一点,他心知肚明。

    毕竟,活在俗世,就要被俗世限制。

    好在,唯物主义者,从不为这些发愁,也不会为这些事情娘唧唧的怨天怨地。

    唯物主义者会主动乐观积极的面对这些问题,并想办法解决。

    灵平安拿起酒杯,再给二老敬上一杯:“今儿寒衣节,二老穿上新衣服,出门去逛逛吧……”

    “嗯……”

    “我这边还给二老准备了些约会经费!”

    他拿起那一叠叠天地银行的钞票,拿起打火机点燃。

    纸笔慢慢的燃烧着,微风吹过,让其燃烧的更加彻底。

    烧完纸币,灵平安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他是不信鬼神的。

    来这边祭奠,纯粹是传统和文化影响的结果。

    孔夫子说的好:敬鬼神而远之。

    这传统的一些东西,近之则逊,远之则不恭。

    保持适度的距离,是很有必要的。

    “走喽!”灵平安对着自己的宠物招呼一声。

    小家伙立刻跟上自己的主人脚步。

    喵呜!

    它很快活的跑到前面去了。

    灵平安笑了起来。

    一人一猫,很快就走出了陵园,他到门口,看了看发现没有车,便拿出手机,打了一辆网约车。

    抱上自己的猫,他很安静的蹲到停车场前的一个候车座位上,等待起来。

    这候车座位,都是没有靠背的。

    所以,他轻轻靠在了身后的一辆听着的小车车身上。

    他的猫,非常懂事的趴在他怀中,蹭着他的怀抱。

    似乎是有点怕冷。

    ………………………………

    路薄拿着钥匙,走出陵园。

    他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老爷子叫我来这种地方吹冷风……也真是不知道怎么想的……”

    “下次我可不要再来了!”

    祭奠仪式,没什么好的。

    所有人都傻傻的站着。

    唯一算得上有趣的,还是祭奠人群里,有一个漂亮冷艳的不像话的女人。

    想着那女人,路薄就叹了口气。

    “娘的!那么漂亮的女人,居然是个富婆!”他沮丧起来。

    对他来说,这无疑是噩耗,因为那意味着,自己可能连碰都碰不到。

    毕竟,他这些年就学会了用钱砸。

    至于其他的技能?

    真是抱歉!

    这样想着,他内心就火大起来。

    因为他能想象得到,那样的女人,肯定会落到那些达官显贵的手里。

    想着那个冷眼高挑的女人,居然在别人身下。

    他就火大,脾气也暴躁起来。

    “娘的!娘的!娘的!”他骂骂咧咧,掏出自己的车钥匙。

    按下按钮。

    嘟嘟!嘟嘟!

    停车场前方的一辆豪车亮起灯来。

    他走过去,打开车门,一屁股坐到驾驶位。

    “去找个地方泄泄火!”他想着:“听说,最近城中心的秋缘山庄,来了一批红毛鬼女……”

    “其中好像还有一个破落贵族家的……”

    他舔着嘴唇。

    秦陆的红毛女子,在帝国风月场上一度属于平民消费。

    但近年来,随着动漫和游戏产业发展,这些曾经很少有上层人愿意光顾的女子,慢慢的火热起来。

    想着这些,他就心痒难耐,于是一脚油门。

    砰!

    车头撞在了前面的一个候车座位。

    那座位上好像还坐着一个人?

    路薄微微一楞,想了想,他还是停下车。

    毕竟,这里是功勋人员公墓,摄像头不知道有多少。

    跑是不能跑的。

    别说是他这样的有钱富二代。

    便是权势滔天的贵族后代,也不能跑。

    一跑就肯定糟!

    钱再多也没用,要乖乖去蹲监狱。

    “真倒霉!”他埋怨着。

    只能是拔下钥匙,拉开车门,同时掏出钱包。

    好在,他有钱,有很多钱!

    这是好事情!

    特别是,他已经看到了那个被自己的车撞了一下的人,已经站起来了。

    他似乎没有什么事情,只是身上沾了点灰。

    路薄笑起来。

    “穷酸!”他在心里说着。

    那个人,全身上下穿着的衣裤加起来,不知道有没有两百块,连他随手打赏给风月场的龟公的赏钱都要比这多。

    但脸上,他还是露出了虚伪的笑容。

    联邦帝国三百年,若是有什么事情,是教会了这些公子哥的话。

    那么,这个事情一定是——能用钱解决的事情,最好不要去想其他主意。

    所以,他走过去。

    “没事吧?”他问道。

    对方抬起头,看了看路薄,摇摇头:“没什么事情……”

    “但……”他说道:“你开车注意点啊!”

    “公共安全要注意!”

    路薄听着,皱起眉头来。

    草!

    居然在我面前摆谱?

    他掏出钱包,抽出一叠百元大钞,直接丢过去。

    一张张钞票,直接丢在对方身上。

    “叫你装逼?”路薄想着:“给爷跪下吧!”

    他很喜欢这样的场面。

    很喜欢看着别人,在金钱面前,屈膝下来,一张张的将钞票捡起来。

    那让他感觉自己高人一等!

    而这个人……

    这个年轻人,肯定也不会例外!

    毕竟,他那一把钞票可是好几千呢!

    顶他一个月工资了吧?

    而,这点钱,却只够他在风月场给一个美人倒一杯酒。

    这就是差距!

    地位的差距!

    生活的差距!

    更是绝对的资源差距!

    于是,路薄微微的翘起嘴唇,他笑着说道:“捡起来吧!”

    “这是我给你的赔偿……”

    他喜欢这样。

    这让他有快感!

    再没有比拿钱砸人,更让他欢喜的事情了。

    对方却似乎听不明白。

    他皱起眉头,拍了拍身上得灰尘,疑问着:“阁下……”

    “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君子不食嗟来之食!”

    他很认真很认真。

    路薄笑起来了:“呦呵!还是一个君子呢?”

    “但你……配‘君子’吗?”

    “穷光蛋,可没资格当君子!”

    这是事实!

    自古以来的事实!

    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那是美玉呀!

    什么时候,平民百姓,劳苦之人也配称‘君子’了?

    能够当君子的,无论是古代,还是现在,都是学富五车,家财万贯,手握天下之权,醉卧美人之膝的人!

    那等人物,才叫君子!

    至于眼前这位……

    廉价的衣裤,廉价的眼镜,廉价的鞋子,廉价的寸头……

    嗯……

    也就怀里那只猫,可能值钱!

    猫?

    他笑起来。

    “你这只猫卖给我吧!”

    他拿出自己的支票本:“你随便开价!”

    他要用钞能力,叫这个穷酸明白,什么叫奢壕。

    等他屈服了,跪下来了,被钞能力打败了,再将他的希望剥夺。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