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我有好多复活币_ 第四百三十九章 你猜?-

时间:2021-04-07 12:07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辣酱配咸鱼小说我有好多复活币 第四百三十九章 你猜?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在江临的心湖传音之下,胜遇也是喝下了那些大汉递过来的酒水。

    当喝下酒水的那一刻,其实胜遇是有些小小的不情愿的,不太理解江兄为什么要这么做。

    直接一点难道不好吗?

    但是胜遇还是至始至终相信江临的选择。

    喝下酒水之后,一切如常,那位持刀大汉也烤起了的野猪肉,喊着江临一起去吃。

    江临没有拒绝,带着胜遇坐到了他们的篝火边。

    那名十六岁模样的少女时不时地悄悄瞥着江临,小女儿羞涩与纯真一显无余。

    不过很快,女孩又低下了头,似乎是想起了自己死去的亲人,悄然抱紧了膝盖,含了螓首。

    江临则是表示自己没有注意到,继续和他们聊着天。

    “公子前往万妖国赶考就只有一个人吗?”

    美妇人小心翼翼地问道,眼眸瞥了瞥那只靠在佛像下的葛优瘫的胜遇。

    “还有我的一个妖族朋友相依为命。”江临没有吃了一口肉,风轻云淡道,“夫人不像是普通人家女子,在这荒郊野外的,不怕出事吗?”

    美妇人摇了摇头,眼眸落寞:“公子说笑了,我的夫君已死,家不是家,只能去投靠亲戚了,而且有刀叔他们,一般也不太会出事的。”

    “确实。”江临扫了他们一眼,眼中闪过篝火。

    “如果公子不介意,不知妾身是否可以聘请公子与公子的妖朋友作我们的护卫,到了万妖国,妾身一定会加倍酬劳公子。”

    抬起头,这位身穿丧服长衣的美妇人邀请道。

    “可以。”

    江临没有拒绝,回答的很是果断,那也依旧是冷漠。

    “妾身谢过公子。”

    妇人起身欠身一礼。

    看到自己的母亲起身,还在走神的女孩也是连忙站起来欠身。

    “有点意思了。”

    江临心言,将手中最后的酒一饮而尽。

    因为自己救了这名妇人,她便想着报答自己,所以想要让自己同行去万妖国,让自己有个照应。

    但是她刚守寡没多久,是一个妇道人家,所以以聘请的手段。

    妖族天下还有如此心地善良之人吗?

    这倒是让江临对这片无语的天下头一次有那么点点的改观。

    月已悬空过半,看到这名美妇人眼皮越来越重,那女孩也是抱着自己的膝盖小鸡啄米地点着脑袋,江临道了声“明日同行”后就回到了胜遇的身边,盖着胜遇的翅膀去睡了。

    那一对母女同样是为了避嫌,在另一边相隔自己护卫不远处,二人互相靠着睡去。

    持刀汉子觉得今天过于疲惫,安排守夜事宜后,说了声“丑时过半喊我”便抱刀而睡。

    江临闭上了眼睛,还顺便发出了平稳的呼吸,但是他已经是散发着灵力感知着寺庙内的一举一动。

    半个时辰中,在这破旧的庙宇内,没有任何的异样,值班守夜的守夜,休息的休息。

    丑时过半,那值班的刀疤汉子走到刀老三的身边:“刀大哥,该您值班了,刀大哥,刀大哥?”

    连续喊了几声,刀老三依旧是没有动静,甚至鼾声依旧如雷之后。

    这刀疤男子松了口气,安心大声道:

    “都起来吧。”

    不时,除了刀老三之外,其他侍卫全部都站了起来,神色看起来很是反派。

    “他奶奶的,终于是撂倒了!”

    一猴赛雷男子用脚用力踹了刀老三一下。

    “真他娘的吓死我了。”一壮汉松了口气,“当那个小白脸说夫人和小姐中毒的时候,我是慌的不行啊。”

    “确实,幸好的是这软骨散果然不错,连续少量服用十天,既不会被察觉,又可以积累毒性,今天最后一天,刚好药效发挥了!”

    “好了,别说了,赶紧的,把刀老三给杀了,然后把这两娘们绑起来送到邈水宫。”

    “啧啧啧......真的可惜了啊,夫人虽说已经是年过三十,可依旧是貌美如花。”

    “何止啊,这样的女人才更有味道,更何况还刚刚守寡。”

    “哈哈哈,这小娘子怎么都想不到他们的丈夫是我们害死的。”

    “要不我们先尝尝味道如何?”

    “别乱来,邈水宫的少宫主可是指明要她们清白之身的。”

    “她女儿是雏儿,我们碰不得,但是她母亲还不行吗?反正现在她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她一醒来,便是邈水宫了,届时我们早拿了钱财跑路了!”

    “哈哈哈,好主意,我先上!”

    “别急,夜还长!”

    “那抽签吧。”

    “可以!“

    匆匆抽好签,那猴赛雷般的男子抽到了第一个。

    “嘿嘿嘿,老子果然好运,大柱子,你去把刀老三处理一下,利索一点。”

    “你们说刀老三会加入我们吗?”

    “加入个屁,多个人分钱吗?”

    “哈哈哈,也是,刀老三平时油盐不进的,要是圆滑一点就好了,就是为人太固执了。”

    “好了,别说了,把他脖子给抹了吧。”

    猴赛雷男子舔了舔干燥的嘴,迫不及待地走到那母女的身边,不舍地看了一眼旁边的少女,可惜的摇了摇头。

    确实,这个雏儿他们确实碰不得,实在是遗憾了。

    不过这美妇人也不差就算是了。

    “啊!”

    就当这名猴赛雷男子喉咙滚烫的向那妇人伸出手时,一道惨叫声从他身边响了起来。

    猛然间,一道亮光往猴赛雷的身上砍了过来。

    猴赛雷转身一躲,翻了几个身。

    定神看去,才看到要去抹刀老三脖子的大柱子倒在了地上抽搐了几下,然后气断声绝,在他的胸膛,已经是狠狠塌进去了一块,胸骨刺穿了心脏。

    “刀老三!你没死!”

    “猴二!我夫君待你不薄!你为何要背叛我们!”

    另一边,美妇人也是站起身拉开距离,将女儿紧紧护在身后,眼眶通红。

    她怎么都没想到,竟然是自己的家仆背叛了自己!

    “嘿嘿嘿,为什么?还用说吗?你这水嫩嫩的娘子,谁能忍住啊,被邈水宫看上是你的福气啊夫人。”

    “畜生!”

    美妇人手握匕首,嘴角已经是咬出了血。

    此时的江临也是站起了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如同无事人一般看着面前的这一幕。

    在江临一旁,被当做是普通、都还未化形的野鸡妖也是挥了挥鸡翅。

    “是你解他们的毒?!”

    猴赛雷一行人看向江临,恨不得把江临给生吞活剥了。

    想想也是。

    如果没有江临的话,他们早就得手享受不说了,再把这对母女带回邈水宫,自己收到的灵石再换取银两,足足够潇洒一辈子了!

    可是现在,这个刀老三醒了,那个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小白脸也是武夫第四境,胜率太低了。

    但是他们又不甘心逃走!毕竟干完这一票,那就是享之不尽的荣华富贵啊!

    “刀老三!你的主子慕容建已经是死了!现在你这么忠心有什么用?”

    猴赛雷冒着冷汗说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其实早就喜欢上这娘们很久了!每一次这个美妇人出行的时候,你替她驾车,少看不了人家的腰肢和胸脯吧!

    现在你守着她,不就是想要等她投入你怀抱吗?可是呢?这个寡妇死心眼啊,你觉得她会让你碰吗?

    你只不过是慕容家的奴仆而已!你只是慕容家的下人!

    跟着我们,这个女人我们让你玩个够!实在不行,这个女人给你也行!但是慕容家这个小妞可是邈水宫宫主点名要的!我们一人一个!各自有利,如何?”

    听着猴赛雷极具蛊惑性的声音,刀老三陷入了沉默,手上的朴刀依旧紧握着。

    原来姓氏为慕容的美妇人则更是警惕地看着站在自己侧前方壮汉,并将自己的女儿死死地护在身后。

    寺庙之中,一片寂静,月光从破旧的寺庙顶上洒下,火光照应着所有人的脸庞,那跳动的火舌正如不停变幻的人心。

    期间那美妇人看了一眼江临,江临也是看向了她。

    在她的眼中,除却害怕担心之外,是纠结与挣扎!更有着几分犹豫求救的意味。

    但是最后,这名妇人只是摇了摇头,并以口型说了两个字,看起来像是“快走”。

    最终,这名妇人收回了视线,她始终没有向江临求救,而是从袖口探出了一把的泛着寒光的匕首。

    而在妇人身后的那名如水般的杨柳抽条少女也是轻轻握住了母亲的手腕,

    少女同样颤抖地从袖口中拿出一把小刀,即使害怕,也想极力守住自己的清白。

    “江兄,这是......”

    没有丝毫紧张的胜遇对江临心湖传音。

    江临点了点头:“嗯,这夫人本想向我求救,但是看我只有武夫四境,觉得如果刀老三反了,那就是拖累于我,所以想着自尽,然后让我们趁乱逃走。”

    看着这对母女,江临不禁有些感概,尤其是那个水灵的女孩,虽然她握着匕首的手在颤抖,但是从她的眼神中,江临看出了以死保住清白的决意。

    看到刀老三犹豫不决,猴赛雷男子继续道:

    “怎么样!刀老三!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

    而且我告诉你!我们已经留下痕迹了,不出意外,邈水宫的人第二天就会赶来!就算是你杀了我们又如何?

    你以为你逃得了的那些中五境修士的手掌吗?刀老三!你是一个聪明人!”

    最终!刀老三抬起了头,深情地看了这美妇人一眼,想要看看在这最关键的时候,她会不会依赖自己,露出那恳求的温柔。

    如果她从了自己,那自己就保她!

    但是在美妇人的眼眸中,尽是决意!

    轻叹一声,转过头,刀老三拖着大朴刀一步步向猴赛雷走去!

    走到猴赛雷的面前,刀老三举起砍刀一刀而下!

    庙宇之中,在母亲身后的女孩死死捂着嘴巴,紧紧闭上了眼睛,而江临等人依旧是面色如常。

    鲜血飚飞,不过却不是猴赛雷一行人的血,而是刀老三的,他的胳膊掉落在地上。

    以真气止血,刀老三转过了身。

    此时的慕容夫人虽然面色依旧仓白,但是却宛如大山一般站在自己的女儿的面前。

    “慕容夫人,当初慕容大哥救我一命,收留了我,这是恩情,慕容庄被屠,我舍身就你们母女出来,一路护卫,也是报答,这最后一条胳膊,是最后的偿还了!”

    看着慕容夫人,刀老三的眼眸中流露出的对美妇人的贪婪,连江临都看出来了。

    “都是混口饭吃,还请夫人不要多做抵抗。”刀老三举起刀,再看向江临,“小兄弟,不管怎么样,你也是救了我们,否则我迷迷糊糊中就死了,你可以走!”

    “哦?当真?”

    江临侧了侧头笑着道。

    “当真。”刀老三点了头,“我们杀你也没用,若你真是万妖国的书生,那还结仇,没有必要。”

    “那我就走了啊。”

    江临缓缓开口,但却是面对慕容母女而言。

    “多谢公子之前解毒相救。”对上江临的视线,慕容夫人欠身一礼,面带微笑,依然端庄。

    “多谢公子为沁儿解毒。”女孩也是一礼,尽管她的身子在颤抖,可是礼数毅然完整好看。

    在母女二人的眼中,虽说有恐惧有绝望,但那是却没有丝毫要拉江临下水之意。

    “嗯,不用谢。”

    江临慢步往破旧寺庙门口走去,只是当与刀老三擦肩而过之时,以江临为中心,真气爆散而出,吹散江临发丝。

    “咚!”

    刀老三感到不妙,及时格挡,承受住江临随手一拳的刀老三撞进墙壁之中,直接摔出庙外!

    虽然事发突然,但那是都是刀口舔血的他们没有多少延迟,翁拥而上,要把这个不知死活的小白脸碎尸万段!

    刀老三也是缓缓站起身,擦了擦嘴边溢出的鲜血,爆发真气,再冲进寺庙一拳往江临砸去。

    故意封闭灵窍的江临单纯以武夫四境应敌,走桩蓄拳,拳拳如雷发成沉闷声响。

    江临的每一拳锤到人的身上,便是骨头破裂的声音,真气搅烂着他们的内脏,当场毙命。

    “咚!”

    看准时机,刀老三再一拳而至!江临一拳应之!

    “啊!”

    两拳相撞!

    一声惨叫传出,伴随着骨头粉碎的声音。

    江临迎面一脚,将其踹飞出去,算是给他留了半口气。

    “你武夫五境?!”

    跪在江临的面前,已经无法反抗的刀老三不甘道。

    “你猜?”

    江临走上前,面带微笑。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